我委参加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一周年新闻发布会

2018年04月28日

  

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一周年新闻发布会 

  2018年4月20日,我委会同市卫生计生委、市人力社保局、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等单位出席参加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举办的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一周年新闻发布会。2017年4月8日,北京市统筹中央、地方、军队和部分非公医疗机构共3700多所实施医药分开综合改革。一年来,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取得了成效。

  一、分级诊疗,三级医院诊疗人次减少11.9%

  改革一年来,三级医院门急诊诊疗人次较上一年减少11.9%,二级医院基本持平,一级医院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急诊诊疗人次累计达到近8000万人次,比上一年净增1200余万,增长了16.1%,部分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诊疗量增加25-30%左右。

  一些普通病常见病逐步分流到基层机构,扭转了十多年来基层诊疗量下降或徘徊的局面,大医院人满为患的就医战时状态得到初步缓解。与此同时,患者选择专家看病更加理性,医院副主任、主任医师的门急诊人次分别减少9.7%和25.5%,让有限的专家名医资源能更好地服务于危重急难患者。

  二、阳光采购,药价整体下降8.8%

  改革以来全市医药费用仅增长5%左右,为2000年以来费用增幅的最低年份,已累计节省医药费用60多亿元。药品阳光采购金额累计624亿元,节省药品费用55.1亿元,仅药品阳光采购一项措施就使得药价整体下降8.8%。另外加上取消药品加成的改革效果,药品价格整体下降还是比较明显的。改革一年来,全市二三级医院药占比已从改革前的43%下降了九个百分点,现在降到34%以下。

  三、有力支撑,救助对象人均负担减少三成

  将基本医疗保险纳入到保险支付范围,将社会救助对象的门诊救助和住院救助比例从70%调整到80%,门诊费用报销封顶线从4000元提高至6000元,大病住院费用报销封顶线从8万元提高至12万元,社会救助对象门诊、住院和重大疾病救助政策范围内人均负担均减少了30%左右,城乡低收入群体得到有效保护。

  改革以来,城乡医保患者个人负担总体平稳,以城镇职工基本医保为例,截至今年4月7日,医保基金增加专项支出22.8亿元,减少个人负担近6千万元。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保障了改革平稳实施。

  四、改善服务,慢病患者社区常用药达到105种

  全市261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施了“先诊疗、后结算”服务方式,占全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78%,对60岁以上老年人减免医事服务费2665万人次。高血压、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等慢性病患者在社区可使用105种常用药品,打通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之间的用药目录,开出2个月药品长处方4万余张,减少了患者往返医疗机构的次数,节约了患者的就医成本。

  发布会现场,李素芳副主任回答了媒体记者的提问,给出了1个重点和2个基层和机制关键词。

  1个重点就是要围绕着健康北京的战略,着力解决好人民日益增长的医疗健康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好的医疗健康服务。

  基层方面就是要着力提升基层医疗服务的能力和质量,让百姓在社区能够看得了病,拿得了药。一是人才建设。培养100名乡村医生,继续加大人才医疗队伍的建设,特别是加强全科的医生的培养。定向培养100名乡村医生,进一步充实基层医疗服务一线的力量。同时,进一步开展基层薪酬制度改革的试点,调动基层人员工作的积极性,让基层的医务人员留得住。二是社区转诊。20%的专家号源优先给社区,要进一步做实医联体,发挥好“手拉手”的作用,把大医院20%的专家号源优先给社区作为转诊的需要,也鼓励大医院的医生到社区去出诊。三是家庭医生。方庄模式有望全市推广方庄智慧家庭医生的模式,通过多种个性化医疗服务包的方式来把家庭医生能够进一步做实,提高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质量。四是药品配送。完善基层医疗机构药品配送政策,进一步完善基层医疗机构长处方包括药品配送的相关政策,提高基层医疗机构药品保障的能力。

  机制方面就是要加快完善以公益性为核心的公立医院运行的机制。一是完善公立医院运行补偿机制,公立医院本质还是公益性的服务,要推动建立公立医院机构公益性服务的种类和成本机制,完善财政补偿的政策,引导公立医院实施精细化的管理。同时,要继续推进现在医院管理制度的建设,加强公立医院成本核算,强化医院成本控制的机制,完善医院内部绩效分配的办法,强化医疗机构医生收入不与耗材、不与卫生材料的使用,不与化验、检验收入挂钩的机制。二是继续深化三医联动的改革,继续推动医疗价格项目有升有降的调整。去年,我们启动了第一批435项医疗服务价格的调整,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完善药品和医疗耗材采购的机制,压缩药品和耗材价格居高的空间。同时,规范医疗服务行为,强化医疗服务机构的收入结构,进一步降低药品耗材化验的使用,提升来源于服务的价格,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的增长。三是完善医药费用监管机制,加强对医疗机构医疗服务质量安全,医药费用以及大处方行为的监管,同时也需要加快推进各个医院药品耗材价格、用药情况的公开,形成全行业多元化的长效监管机制。